您所在的位置: 院内办公 >>医院概况 >>理论探讨

医院概况

理论探讨

谈道德自律与制度自律

作者:本站编辑
字号: + - 14

谈道德自律与制度自律
姚铁男

    一、自律
    所谓自律,就是指自觉性强,主动进行自我约束的可观察行为。同一自律行为的后面可能有不同的支撑物。例如红灯亮时主动停车或止步是值得称道的自律行为。这种行为可能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也可能出于自觉地守法意识、责任感或公德,还可能出于对处罚的敬畏,或多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正如古人所说,“世之廉者有三:有见理明而不敢妄取者,有尚名节而不苟取者,有畏法律、保禄位而不敢取者。见理明而不敢妄取,无所为而然,上也;尚名节而不苟取,狷介之士,畏法律、保禄位而不敢取,则勉强而然,斯又为次也。”可见,不同的致因反映出了自律行为的层次性。最高层次的自律已经成为行为主体的人格,是他超越于一切监督而达到自为的境界;第二层次的自律是舆论监督和道德规范约束的结果;第三层次的自律则是法律约束和权威监督的结果。前两者为道德自律,后者为制度自律。
    二、道德自律的基石
    道德驱动的自律是指纯粹由利他主义动机、事业感、爱心和同情心、社会责任感所导致的自律。自律是美好的,自律背后的支撑物是多样的。其中个人经历和同情心、社会责任感、人生理想与价值观是其主要基石。
    (一)个人经历与同情心
    大多中国共产党员在早期参加革命的时候,都有着各自不同但又大致相同的人生经历。生活困苦,为地主富豪所欺,被迫走上革命之路;尚能温饱,却不满足看不惯社会不公,疾恶如仇的性格;虽出身富贵,却受到新民主主义文化的熏陶,背弃自己的家庭,走上救亡图存的道路。无论家庭背景如何,对穷苦人民命运深切的共鸣和同情以及内心深处深切的人文关怀是道德自律的坚实基础。
    (二)社会责任感
    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可以推动一个人去从事一项事业,献身一种工作。这种救苦救难、戒就世人的责任感是真实存在的,也是坚强有力的……知道自己每一天的工作、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能产生什么结果、能给别人带来什么,知道自己从事的是一项崇高的事业,这是激励人们工作的一种最基本的力量。
    (三)人生理想与价值观
    生活在社会当中,每个人都有追求。心理学家马斯洛把人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从生存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自尊需求到“自我实现”这一人类需求的最高层次。用马斯洛的话说,自我实现就是使人“变得更接近自我,变成他有能力变成的任何事物”。迈纳把自我实现表述为“一种实现或发挥全部个人潜力的愿望”。当然,“个人潜力”的定位取决于人生理想和价值观。需求和需求满足能够发挥极大的激励作用,人的追求同时也发挥着约束作用。当一个人追求大目标并为之倾注了百分之百的热情和精力的时候,他不会为眼前的名利所累,他会为远大目标的实现而实施严格自律和自我约束。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生理想与价值观是道德自律的又一个基石。
    三、道德自律的限度
    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个人自律的道德驱动仍然存在。譬如徐永光为了青基会的事业抛却仕途,方功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奉献。这样的例子虽然很多,但不可否认,道德驱动的自律存在着不可避免的困境:
    (一)可持续性限度
    人们常说,人做好事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做好事。从理论上看,理性经济人假设比“道德人”假设更为合理。现实中“王宝森”多于“孔繁森”和先进标兵最终沦为罪犯的无数事例表明,即使对同一行为主体而言,道德驱动的自律人存在“可持续性限度”。张子善、刘青山都是在革命年代战功卓著的人,革命胜利后,却恣情享受,任意妄为。无数这样的例子揭示了道德自律的可持续性限度。
    (二)普遍性限度
    道德的自觉并不是在所有人身上都具备的特质。特殊的年代环境、特殊的教育背景、特殊的人生经历,会造就出英雄式人物。但现实生活中,大多数的人都是平凡的,具有平凡人的弱点和不足,包括行为上的不自觉。可见由于纯粹的利他主义者毕竟是少数,道德驱动的自律适用于少数人。对绝大多数理性经济人来说,自律行为的形成有赖于外部力量的监督和约束。
    四、道德驱动的自律到制度化自律
    与道德驱动的自律不同,制度化自律是在多元约束的基础上,在行为主体与外部环境长期互动过程中形成的自律。在新制度主义看来,道德也是制度的一部分。因此,制度化自律并不排除道德的作用。然而,制度化自律强调的是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的系统约束,外部监督环境和竞争环境的系统约束。完善的外部监督机制不仅明示违规操作面临的高风险,而且会提高违规行为“曝光”的概率。竞争环境的作用在于迫使行为主体视“信誉为生命”,是不自律从经济学的成本—收益角度看不划算。简言之,制度化自律不仅意味着自律成为少数高尚则的自觉行动,更重要的是使自律成为多数“理性经济人”在外界约束下唯一理性的选择。从人性和自律的形成过程看,当经常化、严密化的外力约束下的行为产生惯性并最终成为行为主体的“下意识”或“自然反应”时,他律就转化为自律,达到他律与自律的有机统一。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摆脱对道德驱动的自律的过分依赖,实现制度化自律。
    五、四种环境与医院职工制度自律的实现
    医院是一个小社会,工作面广量大,职工制度自律的形成需要相关的配套环境。概括的说,主要是制度环境、监督环境、竞争环境、舆论环境。
    制度环境:医院管理层要制定和提供完善的制度,包括各项规章制度、措施条例,作为职工行为的准则,工作的标准。这是制度自律形成的一种重要环境。俗称,“无规矩不成方圆”,这里的规矩指的就是行为规范。医院管理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制定制度,形成制度环境。
    监督环境:主要是医院纪检监察部门能够行使其职能,在医院日常运行过程中真正起到有效监督作用。这种部门监督职能的有效运行对于监督环境的形成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竞争环境:市场经济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竞争。医院处于市场经济大潮中,也避免不了竞争。将竞争观念引入医院管理,使职工在工作中感受到公平竞争和有序竟争,将在竞争环境中进行制度约束和自我约束。
    舆论环境:全社会对医疗卫生行业的期望值塑造了医院的舆论环境。在这种环境下,医院职工将感受到来自社会宏观环境的压力,从而不自觉的使自己的行为符合社会的需求。舆论系统的约束对于职工自律提供了宏观社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