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发送邮件发送页面调整字体大小

缅怀王忠诚院士对科研事业的重视

缅怀王忠诚院士对科研事业的重视
神经外科研究所 万 虹

  我是1999年9月做为王忠诚院士的一名博士后人员来到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的,当年有幸同来的除我一人是从事医学基础研究的人员外,还有其他三人都是神经外科的临床医生,当时王院士就要求我们,这两年期间必须从事基础研究,他的目的就是加强神经外科的基础研究,培养懂科研、并能独立科研的神经外科医生。
  我是1999年3月从日本回国的,记得在9月份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研究所,了解参观了研究所后心里有些凉,当时研究所的实验设备只有2台国产大鼠脑立体定位仪,一台液闪仪,几台老式的国产离心机等,这样的科研设备怎样能搞科研,几次和王院长接触后我表达了我的担心,王院长坚定地说:“只要你们需要,我们不惜代价去买”,随后陆陆续续购买了流式细胞仪、荧光显微镜、图像分析仪、冻干仪等设备。同时王院士又分配我们开展了当时前沿的科研工作,如干细胞研究、颅底解剖研究、肿瘤免疫治疗研究及脑损伤研究。两年后我们4位博士后出站时都发表了较高水平的科研论文,得到了同行的一致好评。通过这种博士后的培养方式,王院士培养出了大批懂科研的神经外科医生,现在他们都工作在临床第一线,同样都在用王院士的培养方法培养着新一代的神经外科医生。
2004年受王忠诚院士的派遣我在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学习和工作了2个月,重点学习了慢病毒载体的构建和应用技术。回国后我列了一个长长的仪器设备单,希望王院士能够购买这些设备,王院长毫不犹豫地就批准了,一次性购买了三百多万的实验设备,包括超速离心机、PCR、酶标仪、DNA和RNA定量仪等,使研究所的科研工作又垮了一大步。王院士对科研工作的支持总是想在前,行在先。他常对我们说:“只要需要就买,钱我来解决”。所以随后研究所又增添了冰冻切片机、莱卡手术显微镜(与临床手术室的相同)等。目前为止,研究所基本上拥有了基础研究所必需的研究设备,如测序仪、飞行质谱仪、共聚焦显微镜、实时定量PCR仪、鼠核磁等。一次带法国一位教授来研究所参观,随后法国教授激动地对我说:“我来你们这里做博士后吧,或者我带我们全科的工作人员到你们这里来工作吧,你们的实验条件太棒了”。
  王院士不只重视科研设备的增设,对科研队伍的建设也十分重视。十三年前研究所只有几名从事基础研究的科研人员和几个研究科室,到目前为止,研究所已有十几名从事基础研究的研究人员,研究科室已发展到20余个。研究所的科研力量之所以能发展这么快,是王院士对科研的重视和投入的结果。他是一名伟人,具有高瞻远瞩的洞察力,他认为科研是推动临床工作的动力,只有不断创新,推广应用,科研与临床相结合,才能掌握世界前沿,走在世界前列。
  王忠诚院士不只是中国神经外科的开拓者、世界著名的神经外科专家,也是神经外科基础研究的先驱,相信在众多弟子的努力下,一定能将他老人家开创的事业继续发展下去。

 

打印发送邮件发送页面调整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