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医院概况 >>追忆堂

医院概况

追忆堂

王院士走了,但他的精神永存!

作者:本站编辑
字号: + - 14

王院士走了
张力伟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大家下午好。
  今天,我们在这里追思王忠诚院士,这一段时间内,每次看到王院士的电视片,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都会产生很多很多的遐想,好像王忠诚院士并没有离开我们。
  从2004年以后,我和王院士接触非常多,因为有两件事情对我影响也很大。第一件事,在2004年6月份,我当时在天坛医院参加干部竞聘的过程当中,我当时竞聘神经外科中心六病区主任。王院士所在的病区是做脑干颅底的神经外科中心七病区。有一天,王院士找我谈话说,力伟这次让你在脑干颅底病房(神经外科中心七病区)当主任。我当时特别惊讶,我说王院士,我怕不行,我怕胜任不了。王院士说,力伟年轻人都应该有闯劲。大家知道王院士话不多,他说,我支持你,我相信你能做好。这句话一直在影响着我,所以我每一次做工作,王院士这两句话都影响着我。在这么多年,包括和王院士接触,做一些学问,特别是在一些专业领域不断向王院士请教。
  还有2006年,我接了副院长以后,制定了神经外科中心质量管理条例21条。王院士对我说,你现在作为管理者,有什么想法。我当时跟王院士谈了很多。王院士说,我们作为医生,作为国家重点学科,最重要的就是给病人解决一些实际问题,让病人来到天坛医院之后得到最好的服务和质量,把病人作为亲人一样对待。那天王院士针对这件事跟我聊了很长时间,很晚才离开办公室。我回去按照院士的吩咐,又找了一个医师,我们俩起草了21条的初稿。院士反复修改,又让我们征求神经外科老专家的意见,最后形成了今天的神经外科21条。所有的医疗、安全和质量都是靠这21条来指引着我们,而院士在这21条当中倾注了很多心血。其中让我感动得是,他在这里面亲自加上了包括强化学术水平、加强学风建设、注重青年医师培养等,特别指出在以质量为中心的前提下,加强医师职业道德的培养。这对指导神经外科工作有着非常重要意义。
  今天在这里追思王院士,我确实有很多话想说。这段时间,王晨院长一直在问我们,作为学生,你们能写点什么吗?我把昨天晚上写的不太成熟的稿子给大家念一下。
  王院士走了,在2012年的中秋,午后4点08分。
  走得那样安详,学生们围在您的身旁。
  那天北京秋高气爽,午后淡淡的阳光,漂落在洁白的床上。
  此刻听不到呼吸机节律般的声响,心电监护仪上跳动的生命曲线,波幅变小慢慢伸长。
  当曲线转变成直线时,好似您辉煌波澜的人生回到了出生时的原点,
  空灵万籁,寰宇苍白。
  如同涟漪般的水波由近及远,生命就此慢慢平静下来,此刻寂静的没有声音,等待着时间的凝固,形成不朽的画面。
  一代宗师静静的走过了八十七年的岁月,历史的风霜镌刻在您的面庞。
  您睡着了,睡得那样深沉,从此再也不会醒来。
  您安静的走了,似乎略显匆忙,甚至没有一句留言。
  送别的人们,不忍打扰您,怕惊扰您大脑中正在构筑的伟大思想。
  无声的哭泣,泪水形成了虚幻的镜像,折射出大师伟岸的身躯。
  模糊的视野中,目送大师走向天堂。
  王院士走了,一个人孤独的走进冰冷的世界里。
  虽然您也刚刚洗漱完毕,白发也经丝丝梳理,
  梦幻间好似您要去参加一个会议,而非离我远去。
  您本来不该孤独,因为那天是中秋节,中国人传统的团圆时刻。
  弟子们已经来到您的床前,献上中秋月饼,也带来吉祥的石榴。
  画面应该更多是幸福和快乐,您坐在我们中间,分享着月饼,分享着快乐。
  此时的您却不能品尝,哪怕微微的一小口。
  石榴的果实红红的,点缀着白色的病床,
  那是生命的颜色,仿佛又呈现出您生命多彩之光。
  我们分享着您的光芒,体味您给神经外科事业带来的辉煌。
  学生们真心的流露与表达,在您床头说每一句话,
  您似乎感受到了,好似在静静的听着我们的汇报。
  王晨院长述说您的三个心愿,
  未来新天坛医院,国家临床神经外科研究中心,神经外科学院。
  此刻您的呼吸加快,心率发生变化。
  似乎只有神经外科四个字,还能换回您对生命的留恋和渴望。
  您只属于神经外科
  您的第一个博士生吴中学,默默站在您的床前,双眸间流淌着期许和不安。
  期许是对导师感恩的思恋,不安的是能否让您放心,神经外科事业发展未来如何接班。
  您感受到了,每位学生深深的祝福。感受到了您开创的事业正薪火相传。
  您放心吧,希望您一路走好。
  王院士走了,没有看到中秋的夜晚,
  虽然今年的月亮依旧是那么的亮、那么的圆。
  我来到了窗前,遥望夜空,群星依然灿烂,
  因为有一颗以您的名字命名的小行星,正在天体的轨道上运行,
  行星虽然我们看不见,因为它不发光,
  但是我们感受到了,它就像您伟大的精神和思想,永远留存在我们的心迹上。
  您离开我们升上星空,在这样的夜晚离月亮更近了,在星空中独自赏月。
  举头望明月,思您泪襟上,
  月光下您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清晰历目。
  您的心中永远是天坛医院,是神经外科,是发展是创新。
  您的不朽和永恒,镌刻在中秋节上,
  每年的中秋,我们都会仰望夜空,与您相伴,
  天地间相互祝福,让您看到伟大精神的传承,看到神经外科事业的发展,
  您不会孤单,对您的思念化作一幅长卷,“发展神经外科事业”展示在天地之间。
  王院士走了,您真的走了,
  2012年10月10日9时,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告别厅。
  各界人士表情凝重,在低回的哀乐中,向您最后的告别。
  您安卧在鲜花和翠柏中,一朵朵黄色的菊花,放在您的身旁,寄托着我们的哀思,
  党和国家领导人献上的花圈,肯定了您为一生发展神经外科事业的伟绩与功勋。
  您的老朋友来了,您的战友来了,您的学生来了,您曾经就学的母校来了,
  您的病人来了,崇敬您的人来了,来了……还有那些不知身份的人,
  在您身旁鞠一躬,再看您一眼,足够了。
  “诚敬行医六十载树一代大师风范,忠贞报国贯一生为万千医者楷模”。
  这挽联表述了一切,也是千人送行您的理由。
  王院士走了,您真的走了,您的精神没有走。
  发展神经外科事业,贯穿您生命的始终,
  犹如电影胶片,让我们重温回顾您伟大的一生。
  历史追溯到早年,通过脑血管照影术,我们看到了您为理想前行,
  通过对脑干生命禁区的研究,读懂您专研和攀登艰辛历程。
  “病人是我的老师”,发展才是硬道理,大爱大德,塑造大家的品行。
  您是历史,中国神经外科发展的历史,
  以史为鉴,传承创新,您留给后人的是一种力量,
  我们从别人说不行,到美国总统说我们行,
  国内外同行对您的敬仰,来自与您在科学事业上征服的一道又一道山峰。
  您对事业的执着与梦想,感动了上帝,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神经外科人,
  在200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授予您的那一刻,
  诠释您实现终身追求科学事业,无私献身一生的理想与价值。
  王院士走了,恍然间您又回到了您的医院,回到了您的神经外科
  您还会听我们的汇报,和我们一起讨论病例,
  还会对我们取得的成绩表示赞许,
  还会为我们的足球赛开球,
  还会看到您每天准时到达医院的身影,
  岁月和职业留下您那独特的身姿,在我们的记忆中不会消失,
  还会还会……
  倘若时光倒流,您的每一件事都会栩栩如生。
  您走了,北京进入了晚秋,树叶黄了,凋零了,随风而落,
  我们在一起的幸福随之凋零,
  我们的回忆,时常不知道从哪开始,到哪结束。
  每年的八月十五,在中秋节时我们都会想到您,
  为您留下一个位置,为您放上一块月饼,
  为您为您……
  因为您没有离开我们,您永远活着在我们的心间。
  世上什么最长久,只有在您的精神的感召下,
  心底的爱最长久。
  2012年10月16日午夜泣书于天坛医院办公楼,古语“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王院士教导之恩永存心间,王院士永远活着我的心中。